RinVite_Lenovo-A6800

这个家伙没救了,拖出去装装样子电一下就送去大丫口好了

【提督知心信箱】 [番外] 热情的痴情的开放的害羞的美国舰船和她们胃痛的眼瞎的心伤的泪流的提督

*每次回港口都被自家舰娘晒一脸血系列

*因为现实中的事情可能无法在截稿期前交稿,所以这份稿子是用手机临时写出来的。用的是废稿的剧情。排版和文章质量可能会非常差,在现实的事情完毕后,会放上正篇以及本篇的重修

*提督第一视角(男,25,单身狗。没有女友的时间=自身年龄)

*内华达级相关(CP 内华达X俄克拉荷马)

*有提督臆想情节

*舰船性格OOC及臆想

*没写完→_→等我补档

如果接受………→→go→→


提督知心信箱  番外  热情的痴情的开放的害羞的美国舰船和她们胃痛的眼瞎的心伤的泪流的提督

00

“荷马你有什么事么?”我看向办公室门口站着的黑肤少女,有些疑惑的开口。


因为荷马很少就这样慌慌张张不敲门就走进我的办公室,一般这么干时都是她有什么大事要报告。


“嘛,有些事来找提督您你商量。”来自美国的荷马和那群英国的淑女完全不同,她并没有就没敲门这一点道歉,反而大大咧咧的随意捞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我办公桌的前面。


因为她明显知道,我是不可能为这种小事而生气的,毕竟我并不是一个死板的德国军人或是注重礼仪的英国淑女。


她看起来有些走神,但我还是决定先问她她要问的问题再说。


“啊,什么事?是你和列克星敦在作战方针上有冲突么?”

不过我马上就否决了这一想法。

“不对,”

毕竟前几天才攻略了3-3,我还给了大家三天的公共假期。

“短期内港区并没有任何作战计划。”


我抬起头,看向了眼前明显在发呆的少女,提出了疑问:

“那你是有什么其他问题么?”


“啊,”荷马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我对此很焦躁。”


她手上把玩着一个红色的骰子,看上去有在哪见过。嘴唇轻抿眉毛微皱的她看起来有点忧郁。

我也不太肯定,毕竟她这样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美国的少女除了在攻略2-4时表现的有些焦急外,很少有这样明显的负面感情。


“唔……是什么让你这么着急呢?我从没看你这样过。”我好奇的问到。


“啊,是私事。感情方面的。”荷马低下了头,耳根有些泛红,声音也没有往常的元气,像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但是这个内容加上这个表现么…………


啊,荷马她恋爱了。

她恋爱了。

恋爱了。


至于对象………我看了看办公室,为了舰娘而修的略显空旷的室内只有我和荷马在。


那这么说的话,荷马的恋爱对象就是……


趁着荷马沉溺在自我世界中时,我马上重整了仪表,并保证了自身的表情不要太得意。


至于内心世界么……

上帝万岁!我要远离单身狗行列了!看啊这个女孩!她要能力有能力,要身材有身材,甚至还有着色气满满的黑肤!在攻略的时候沉着冷静,在平时会穿着比基尼表现她开放的心态,现在在恋爱的时候,又会表现出可爱的女孩姿态!她的请求我答应定了!就算她是个舰船!

………我这个活了25年的单身狗好像是埋在地下25年的杂草一般地迎来了自己的春天!我好似看见了美丽的太阳在向我挥手!!

就是我没错了!毕竟这里就我和她两个人!没可能是想起别人而脸红的………吧?


我开始心虚了。

毕竟也就是个没有女友时间=年龄的社会失败者,虽然在看到室友和女友撕逼时会边劝架边在内心嘲讽‘要是我的话才不会起这么大冲突’但作为一个没有女友时间=年龄的社会失败者,不得不承认我对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但作为舰队提督,我绝对是合格的!在列克星敦接任指挥后认为前线作战者有独到的见解而把荷马提升到指挥辅佐的位置………不就是为了偷懒?不!我在攻略的时候有作为总指挥对舰队编程提出过意见……只是有些粗心忘记了沟……等等我也有在舰队出征是进行舰船管理……就是偷资源大建然后赌输………


要命我作为一个舰队提督都不合格。


但是……我看向前方的荷马,毕竟是从1图和我一起奋斗下来的老将,所谓的日久生情也是有点可能的吧?


我偷偷看向前方的少女,她还在脸红走神,和冷静指挥的时候以及平日里开朗完全不一样。


“咳,”我故作镇定的咳嗽一声,把荷马从自我的世界里拉回来。在看到她明显清醒过来看着我后,我这才开始提问。


“咳,那,到底是什么事呢?”


“关于我姐姐的,她老是不经他人意见的调戏别人。”


“哈?”这个问题大大得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她是谈恋爱了。

这么看的话,似乎只是荷马在为了内华达老是调戏别人而苦恼。这么看的话那么那个红晕是气的?因为内华达老是调戏别人给这一级抹黑么?

我相信了这个解释,因为荷马的确是一个注重荣誉的人。

啊,为了我短短10秒不到的春心懵懂而吊念。


我在之后才发现这个注解有误,荷马不是在害羞而是在生气是对的,原因是她姐姐乱调戏别人也是对的。可实际情况么………却比我想的远了十万八千里。


先不谈之后的事,这时的我仍坚信着自己的推断,问出了一个引出致命原因的问题。

“你,是想问我要怎么办么?”

“是的。”荷马看上去恢复了许多,但本有些消退的红晕又缠上了她的脸,这时我才坚信她就是在因为姐姐的言行而生气,但我又在某种意义上把原因猜错了。

“提督也感受过我姐姐的调戏不是么?所以我觉得来问你比较好。”


“啊?你姐姐的调戏?哦,对了就是那次………”


TBC.


评论

热度(7)